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职工园地 >   神话中的“大洪水”真的发生过吗?

神话中的“大洪水”真的发生过吗?
2017-01-17 19:20:51


【大洪水与诺亚方舟】

每年夏天暑期档上映的电影里,总有一两部会延续那个经久不息的主题:主人公们藏身一艘大船上,逃避一场浩浩荡荡的洪水,仿佛这场大水也能给这个夏天带来一股清凉。这类故事已经不仅限于真实存在的“洪水”,逐渐上升到人类本身难逃的浩劫,于是这艘名叫“方舟”的大船,也逐渐摆脱了大木船的形象,变成了巨型航母,乃至宇宙飞船(当然,从人类朴素的认知角度,“飞船”也是一种船),拯救人类于狂澜。这些电影选择在暑期档上映,还有一种巧合,每年7-8月间的确是北半球受季风影响地区的雨季,山区上游暴雨,就会在下游酿成一场洪水。

(资料图:电影《2012》中的洪水场面)

不过,说到这个“洪水”主题和演绎版本,我们无疑会想到,所有“大洪水”神话中最著名的那个——《圣经•创世纪》中“诺亚方舟”的版本。

这个故事的大意是,上帝造了很多男人和女人,他(她)们交配繁衍后,生出了许许多多的人类后代。但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就打算造一场浩大的洪水,“将所有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灭除。”但耶和华又觉得诺亚是个义人,就决定通知诺亚,可以带上妻子和三个儿子以及儿媳,造一条大船——这条大船就叫“方舟”——带上世界上每样动物各一对,躲到船上。

诺亚就照着上帝的意思开始造船。船造好后,诺亚一家带着成群结对的动物登上大船,“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洪水泛滥在地上四十天,“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

直到一百五十天后,洪水消退了,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诺亚放出鸽子,各自带回橄榄叶子,证明水已经退了——这就是后来“橄榄枝”代表和平的典故。

诺亚与他的家人走出方舟,感谢上帝。上帝与诺亚立约:“凡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从此,走出方舟的诺亚的三个儿子闪、含和雅弗就成了人类的祖先。今天用“闪米特人”来指代犹太人,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故事讲完了。(要提一句,我引用的版本是中国基督教协会、三自爱国会1988年刊印的串珠本。)这个大洪水神话如此神奇,留下洪水、方舟,以及飞禽走兽这些人们易于理解的具体形象,使之在《创世纪》故事中脱颖而出,成为超过“上帝造人”的经典情节,也成为了今天众多影视故事和人物形象的灵感源头。

【大洪水难题】

大洪水真的发生过吗?诺亚方舟停靠的亚拉腊高山在哪里?这艘巨舸竟有多大排水量,能容纳世间生物?成为后来者不断探索的问题。为了寻找洪水发生以及方舟留下的遗迹,19世纪的探险家们四处寻访,时不时还有旅行家爆出惊人发现,声称在某某高山找到方舟遗物,但经过证实,不过是人们想象中仿佛船型的巨石而已。尽管如此,这些对《圣经》遗迹的寻访,毕竟构成了19世纪现代考古学萌芽的诸多源头之一。

正当一次次科学考察否定了各地发现的洪水遗迹,19世纪民俗研究者们收集的世界各地民族的神话却发现,“大洪水”传说惊人地存在于世界几乎每个地区。民俗学家弗雷泽就提到,从古代巴比伦到古印度,以及东南亚一带的世界起源神话中,都广泛存在着“大洪水”传说,甚至非洲、南美洲都能找到。(中国古代也有“大禹治水”传说,被认为是“大洪水”的一个变体,但是和《创世纪》的版本又不太像,我们等下再说。)而且这些洪水神话似乎还出奇地相似,都和《创世纪》中的内容差不多:上天为了惩罚人类,降下洪水,只留下一对心地善良的男女,繁衍出世上的人类。

不仅如此,20世纪考古学家对伊朗和伊拉克交界处,两河流域苏美尔文化遗址的考古发掘——苏美尔文化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中,最古老的两河文明的源头——挖出了大量泥板文献,这批泥板中所写的文字称作“楔形文字”。泥板上记录了大量苏美尔人流传的史诗神话,其中一篇泥板残片就提到:众神之一让一位国王躲进一条船中,逃避众神向人间降下的洪水。类似的故事不仅出现在苏美尔史诗当中,还能在它的继承者亚述、巴比伦文化中找到。

这些证据证明,《创世纪》中记录下来的“大洪水”神话并不是犹太文化的首创,它还有一个更加悠久的源头。然而,这一发现并没有动摇信徒对“诺亚方舟”的信心(从更古老文献来看,因为《创世纪》可能只是沿袭了古代神话中已有的说法,而不是真实发生的历史,因此,诺亚一家也不过是古代犹太祭司改编古老传说的虚构人物)。恰好相反,这样的考古证据反而令信徒们大感兴奋,觉得洪水神话古已有之。这些考古发现加上各地民俗传说方面的资料给《创世纪》的信仰者提供了信心,笃信世界上真的存在过一个洪水频发,人为鱼鳖的时代;那些“诺亚方舟”留下的痕迹不是没有,只是还未被人发现。

【关于平等主义的隐喻】

“大洪水”故事的真伪放在考古学家那里,要得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还很难,因为考古学只能检验已发现的证据,至于“还未被人发现”的“证据”便无从辩驳。再加上,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民间传说,难不成都串通一气。不过人类学家倒是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比较一下世界各地的“大洪水”神话会发现,包括中国苗族版的大洪水故事中,“洪水过后,两兄妹抱着葫芦幸存,最后兄妹成婚,繁育人类”的情节,和《圣经•创世纪》都有两个共同点。第一点,在这之前并非没有人类,只不过之前那些“人在地上罪恶很大”,所以上天降下洪水,荡涤人间。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创世”时刻,而是一个“重启”过程。第二点,从苏美尔神话等早期版本可以看到,这个神话的重点并不在于“方舟”和其中的乘客(比如苗族神话中,连华丽的大船都不需要,一个葫芦就可以了),而在于洪水的过程,“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我们可以把这个特点归纳一下,就是万物皆空,而留给幸存者的也是“一贫如洗”。

从这两个特征来看,透过“大洪水”神话的表面,其背后存在一个隐喻:人们心中其实渴望上天来一场浩大的“洪水”,消除有“罪”之人;通过洪水冲刷掉所有财富差距,回到人人赤贫而平等的状态。这个观点可以从《旧约》出现时代的社会状况获得证实:接受罗马帝国的征发和授权,兼有社区首领和帝国代理人身份的犹太教祭司们,就成为普通以色列人眼中敛取财富的“罪人”,而耶稣本人就因为诉诸一种“平等主义”的追求,而成为人类史上最著名的牺牲者。那么,当他通过“诺亚方舟”故事向信徒传递的某种观念,就不是真实的“洪水”或“大船”,而是和后来基督教中(比如但丁《神曲》所描绘)“富人下地狱,穷人上天堂”教义相仿的另一种表述——罪恶的人被洪水冲走,善良的穷人被方舟拯救,开始了新生。

基于这样一个观点,我们再看世界各地都普遍存在的“大洪水”神话就会明白,并不是世界上那么多地方,都真的不约而同地发生过巨大的洪水,而是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具有“平等主义”的追求。当人们在某个时期经历财富分配不均的情况时,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重新分配的方式,而其中最激进也最极端的一种想象就莫过于:来一场无比浩大的洪水,把有钱的没钱的都打成一片,从头来过。比如,那首《念奴娇•昆仑》中就是这样写的,“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这同样是一种“大洪水”想象的当代例证。

至于“富人”是不是真的来之不义,当然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总之,令人有些遗憾的是,我们证明了万千信徒心中的“大洪水”并没有真的发生过,这仅仅是人们内心想要打破“不平等”现状的隐喻表达,只是《创世纪》的佚名作者用过于写实的手法,描绘了诺亚一家和他们的“方舟”,以至于后来两千年来的人们把这种喻体当作了本体,徒然增添了许多悲喜。

最后,说句题外话,中国古代也有“大禹治水”,源自《尸子》对《尚书•吕刑》的联想,其中提到“河出孟门之上,名曰洪水,大禹疏通,谓之孟门”。这里说的是,古时黄河经过一个地名为“洪水”的渡口,后来改名为孟门,人家只是名字叫“洪水”啦,至于后来怎么就被战国时的儒生搞成一个“高大全”的故事,则是另一套隐喻体系的功劳了。可以确信的一点是,这和闪米特文化中的“大洪水”神话一样,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上一篇:谁做的裸眼3D图片?吓的我手机掉地上了!赔我手机
下一篇:关于《哆啦A梦》的三个没想到

24小时人工客服电话:0375-2830000
客户服务中心:平顶山市新华区光明路与湛河北路交叉口东100米路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