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职工园地 >   关于《哆啦A梦》的三个没想到

关于《哆啦A梦》的三个没想到
2017-01-17 19:21:46


自5月28日以来,日本动画电影《哆啦A梦 伴我同行》在中国上映已经11天,累计排片约28万场、获得票房逾4.5亿元,每日排片率均超过25%——换个形象的说法,如果按照当下全国银幕数约2.6万块计算,蓝胖子差不多每天都在中国每块银幕上溜达一回,演绎它和它的小伙伴们的故事,并已被约1200万人次以上的观众看到。说它是继高仓健之后,最受中国人欢迎的大银幕明星,应该没什么异议。

《哆啦A梦 伴我同行》上映前,中国发行方曾出过一张题为《大雄,你先撤》的海报,内容是好莱坞各票超级英雄集结为伍,人山人海凹成各种造型,冷兵器热兵器超级武器好不晃眼,蓝胖子手拿板砖,只以身高129.3cm体重129.3公斤的圆柱形背影和一句“大雄,你先撤”孤身面对。就当前趋势来看,这一役哆啦A梦赢定了。这部影片毫无悬念将成为2002年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在中国市场上公映的中外动画片中最有市场号召力的一部。

(资料图:《哆啦A梦 伴我同行》海报)

蓝胖子的故事尽人皆知——恨祖宗不成钢的主人野比世修,托付自己的“萌宠”、质检不过关的瑕疵品机器人哆啦A梦从22世纪穿越到20世纪,不断拿出各种未来世界的神奇道具,来帮蠢矬穷的高祖、小学生大雄对付各种问题,以便改变家族命运。尽管大雄总是因为没有正确使用道具导致囧态百出,最终屌丝逆袭,还是娶到了女神静香,获得了幸福。蓝胖子兼具高科技治愈系暖男性格和天文地理历史物理化学生物无所不包的科普功能,是1970年漫画家藤子•F•不二雄根据自己儿时梦想创作的,他小学是个整天不着调梦想有超能机器人的差等生。

蓝胖子吸引的不仅仅是差等生。自1969年出版漫画以来,无论在漫画、电视动画、电影版还是周边产品都成绩斐然,是非常成功的典型IP。尤其电影版《哆啦A梦》从1980年起在每年3月的日本春假时上映一部,虽然故事早都被烂熟于胸,每年仍能吸引超百万人次的观众。所以累积到2013年,哆啦A梦在日本的电影观众竟然已经超过1亿人次。虽然不知道《哆啦A梦》是不是各种穿越片的祖型,但2014年的极度烧脑级科幻大片《星际穿越》,有论者考证该片多处槽点均来自2009年版《哆啦A梦 新大雄的宇宙开拓史》,所以被戏称为后者的真人版。

蓝胖子是有身份的人——它真的有身份证。2012年,蓝胖子负100岁的时候,日本川崎市长给它发了身份证(住民票),确认它为特别居民。早在有身份证之前,蓝胖子就走着高大上的社交路线。2008年3月,它获日本外务省大臣亲自任命,成为以动画人物担任日本文化大使的第一人。2013年,它领衔助力日本申奥成功。它还受到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的青睐。就连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11月考察杭州时,也亲自花100元买了个哆啦A梦粘土玩偶。

(资料图:哆啦A梦的住民票)

蓝胖子在中国也是走群众路线的一把好手。除了学名哆啦A梦和昵称蓝胖子,它有多个艺名,如“机器猫”、“阿蒙”、“叮当”等,折射了它从1980年代起以漫画书、1990年代以电视动画片形式被大范围引进的历史,也成为从“70后”到“00后”都熟悉的跨代际暖男。以2005年为开端,2007年上映的《哆啦A梦 大雄的恐龙》人次101万,2008年上映的《哆啦A 梦 大雄的奇幻大冒险》人次67.7万,成绩均值得称道。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哆啦A梦 伴我同行》不仅仅是一部动画电影,为此炸锅的也当然不仅仅是中国的电影院。早在2014年中,就听说已有六七家版权代理商在争夺3D版动画电影《哆啦A梦 伴我同行》的中国公映权,下半年时得到了已名花有主的消息。随后,中影公司确定引进的消息传出来,令人一振了精神。实话说,《哆啦A梦 伴我同行》能被引进并获得这样的票房,是在意料之外的。

说是意料之外,一是没想到《哆啦A梦》能这么快回归中国银幕。自2012年以来,主管部门一直坚持“多样化、多国别”的外国电影引进方针,但是观众始终对日本电影持极其保守的态度。一个例证就是,即使在两国摩擦最为激烈之时,日本元素也未曾在中国电影市场销声匿迹:2013年上映的中日合拍片《甜心巧克力》讲述志玲姐姐的跨国恋,2014年上映的中日合拍片《深夜前的五分钟》由三浦春马和刘诗诗演绎爱情,2014年还有由中方出品的电影版《聪明的一休》等等。但是这些影片均无法逃脱惨淡市场反响的命运。民意的信心直接导致了进口日本电影的持续不在场。

二是没想到舆论对《哆啦A梦 伴我同行》表现出极大的宽容度。就在近前的2014年8月,蓝胖子曾亮相成都专门举办的免费主题展,不日后当地主流报纸《成都日报》9月25日第二版头条以《警惕哆啦A梦蒙蔽我们的双眼》为题刊发评论文章,指责蓝胖子表面奉行所谓“尊重和友谊”,实则“背后隐含极强的政治意义”。附和的还有成都多家报纸。这种语调不禁使人联想到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电影《中国》曾被批驳为“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读罢只感自己“很傻很天真”。而这一次,除了营销方面能够挺直腰板儿大方打广告,客观方面的江苏卫视电影映前真人秀节目《一票难求》推出了《哆啦A梦 伴我同行》特别节目,各种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也纷纷点赞。

三是没想到《哆啦A梦 伴我同行》能在短短几日就获得市场高度认可。中国每年公映的进口电影配额约64部,其中34部为当年度分账影片,市场出于回报率考虑,会多进口能产出高票房的高新技术格式影片,近年来有约20部以上是美国大片。另外30部被称为“批片”,顾名思义也就是低价批发来的,因为都是往年旧片一次性买断上映版权无需分账。批片受新鲜度影响,市场风险不小,既有票房黑马也有资质甚高成绩平庸者。即使是其他国家的引进片,也常常前景莫测——伊朗的《一次别离》这样的口碑之作仅有500万元票房,而近期上映的印度优秀电影《我的个神啊》票房已约1亿元了。《哆啦A梦 伴我同行》是按照批片方式引进的2014年旧片,盗版已经通过非法视频网站等渠道广为流传,分流了一定市场。目前的走势实在有些猛。

话说回来,这样的成绩也可以说是情理之中。

一是从影片本身的成色来看,哆啦A梦横穿过去与未来、任意本土与海外,征服蠢矬穷与精帅富,圆了几代人的童年梦想。《哆啦A梦 伴我同行》是为了纪念蓝胖子的爹、藤子•F•不二雄诞辰80周年拍的,自然不能和每年都上映的大路货版本同日而语。这一次片方祭出两面大旗,首先是首次做成3D版本,圆滚滚的蓝胖子瞬间秒杀各类动画人物形象;其次是找来了当前日本最卖座、最受争议的多面手导演山崎贵,所以2014年在日本本土推出时获得过票房排名第二的佳绩。

二是在吉卜力动画电影引进无望的前提下,《哆啦A梦》无疑是进口日本影片最为稳妥的题材。

第三,当然是最重要的——氛围。想一想习大大在2014年10月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上谈到进口电影时的胸襟,“一带一路”战略,想一想2015年5月习大大会见日本3000人友好访华团,想一想两国的文化交流尤其是电影交流史,关于蓝胖子今后仍能够继续伴我们同行,也没有什么不在情理之中的。

……………………………………

上一篇:神话中的“大洪水”真的发生过吗?
下一篇:指挥家是干什么的

24小时人工客服电话:0375-2830000
客户服务中心:平顶山市新华区光明路与湛河北路交叉口东100米路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