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职工园地 >   你确定你需要一个孩子吗?

你确定你需要一个孩子吗?
2017-01-17 19:28:10


贾葭 1月26日 11:33

以下这些话,是我长期以来如鲠在喉却又发自肺腑的话。我也可以把这篇文字视作对我的孩子的一封信(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看到),对我父亲的一封信,对那些劝我生孩子的好心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朋友们的一封信。我知道,讨论生孩子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但这又是一件不得不严肃对待与理性讨论的事情。理性或许是僭妄的,但唯独因此,才能让我们看到生命的本质与意义。

意义这个词本身也是模糊不清的,对意义的回答,需要理性的思辨与论证。然而,只有理性才能使这种回答成为可能,除非你认为对生命意义的追求并不是人类的必要。我常常在想一个场景,假如我的孩子在某个时刻突然抬头问我:你为什么要生我?这个场景让我极其恐惧,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信服的理由。我也问过许多朋友,有没有向父母追问过这个问题。答案是五花八门的,但没有一个理由可以让我信服。

比如说:因为别人都生了,所以我也生了。因为你爷爷要我生,所以我生了。因为我想带你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所以我生了你。因为我爱你的爸爸(妈妈),所以我生了你(往往还会美化为你是爸妈爱情的结晶)。因为避孕失效,所以生了你。因为你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诸如此类的。有没有一个父母会告诉孩子,因为我恐惧于生活与生命的虚无与孤独,所以生了你?因为我和你妈妈的婚姻发生了巨大的危机,你是我们的和平使者?换句话说,生孩子是因为我们(不,你们)需要她,需要她为你们做很多的事情。

许多在朋友圈晒孩子的朋友,认为孩子就是他们生命以及生活的意义,是他们的全部。然而,如果我们按照这样一种逻辑推论下去的话,结论是非常荒谬的。如果你生活的意义不在于你自己的生活,而在于别人(你的孩子)的生活,那么怎样才能使孩子的生活有意义呢?答案是,她的孩子。但孩子的孩子的生活的意义呢?答案是,她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请问这是在愚公移山吗?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自从避孕套及避孕药被发明以后,性欲被单独的分立出来,不再作为上帝对繁衍行为的一种奖赏。那么繁衍本身就不必是一种不被控制的行为,从而进入人类理性可以触达的领域。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要考虑繁衍本身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能解决(至少是要理性思考)这个问题,那么为什么要让另一个无辜的人来承担你的所有的功利的目的?

在我以为,大多数人乃是为了一个糟糕的原因才要了孩子,比如避孕药失败或者是算错了日期。或者,残酷一点说,是为了缓解自身的孤独、焦虑与不确定感。也有的父母告诉我,因为孩子,他们看见了幸福。可是,为什么你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身上呢?她为什么要承担你如此沉重而艰难的使命?她欠你的吗?又或者,你需要在某个人身上建立你的绝对权威吗?你是需要王位继承人吗?还是仅仅只是孩子会给你带来一种不朽的感觉,没有在这个世间白白经过?

柏拉图的《会饮篇》里有一段著名的对话,狄奥提玛对苏格拉底说:可朽的人具有不朽的性质,就是靠着孕育与生殖。生殖是一个可朽的人通往永恒和不朽的最便捷的途径。我很同意这段话。人何以不朽,何以证明自己曾经存在于天地之间宇宙之内?中国古代士大夫发明了“三不朽”,正是对于“不朽”的渴望与解决方案。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如果要找生命的意义,无疑生个孩子是最偷懒的做法。可是,你确定你真的要以偷懒的态度面对你只有一次的生命吗?

生孩子是人生所能做的最大的决定之一,因为这个决定与生死相关。如果不知生死为何物,如何以一个轻率的态度为这个世界增加一个生命?她是那么无辜,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主宰的权力。你真的认为这个世界很美好吗?从而要拉另外一个人来体会这样的美好?或者说,你拉一个人来体会生命的虚无与焦虑,让她承受生死的煎熬?你是在搞传销吗?个么你去卖安利好伐?

生与死是相辅相成的,没有生,便没有死。没有生命的存在,也就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从我对佛教的理解而言,既然大家都想超脱六道轮回,干脆就不要让生命进入轮回。我去年秋天在无锡跟我的师父乘性师父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这个生命是必须要来到这个世界的,她会以任何方式找到你——比如你现在左腿这个良性肿瘤。我问他说,为什么她要必须来到这个世界呢?她也可以去别的世界呀。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需要她,或者她需要这个世界。

我目睹过生命的脆弱,我也体会过我的生命的脆弱。2008年的10月5日晚上,朋友寄养在我家的小母猫安瑞秋生了四个孩子,那晚我在一个朋友家喝酒,等我到家时她已经生了。其中一只纯白色的小猫因为胎衣没有被舔开窒息而死。我托着它冰冷的尸体,想象他如果活着该是有多招人疼。剩下的三只小猫则因为初秋的寒冷奄奄一息。当然后来他们都很愉快地在房间自由而快乐的成长,只是他们太过弱小,我把家里所有的缝隙都堵起来,甚至睡觉我都不敢翻身,担心压到了他们。我用最贵的针管趴在地上给他们喂奶,我用最好的纸巾给他们擦拭呕吐物。他们是我捧在掌心的宝贝,但随时可能会化掉。

由此我想到了孩子。这个世界有太多不确定的危险在等着他们。一场从天而降的车祸,一个闯进幼儿园的持刀的疯子,一个酒后驾车的醉鬼,一个性变态者,一个傻逼老师,一个苛刻的老板,一个不靠谱的恋人,一个一场不知道的在天际线上奔袭而来的海啸,一场睡梦中的地震,等等,想到这些,我就觉得生命是随时可以终结的。虽然生命就是不断走向死亡的过程,可是我们谁也不希望这个过程太快不是吗?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只叫做“沈佺期”的小白猫,到底有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秒。

如果化解或者抵抗这种脆弱?进一步说,抵抗这种脆弱带来的焦虑与虚无?人类的孤独是永恒的,它以时间的刻度与时间同在,而我们在时间面前就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甚至不朽也是荒诞和不必要的,除了时间,没有什么能够永垂不朽。那么漫长而繁冗的一生,包括其间的虚无、恐惧、焦虑要怎样才能抵挡?人的有限与软弱自身能否超越?又是为了什么超越?这些问题都不好回答,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孤独是永恒的,需要你自身去化解,而不是依赖外界的人或事。恋人以及孩子,最多只是你缓解这种孤独的麻醉药。求求你,你要无聊找几个人打麻将好吗?

接下来说另一个问题,你决定要一个孩子的时候,你能否承受她的不美好?比如,她有先天性的不可完全治愈的疾病,她并没有按照你的期待成为你喜欢的那种孩子,又或者她是你不喜欢的同性恋者,或者她是一个放荡而堕落的人?你喜欢的,只是你期待的那一面。如果她自己不喜欢自己,讨厌自己的生命呢?你如何给她一个交代呢?你确定只是因为是你的孩子你就会无条件喜欢吗?你喜欢孩子为什么没有十个八个的接着生?

你要孩子只是因为你的需要。这种需要没有什么道德或者价值上的不妥,只是你把你的生命的意义交付给了另一个人,你喜欢这样当然无可厚非,只是你不要劝别人生孩子。同理,我也不会劝别人不要生。好几年前,我们几个上海的朋友成立了一个丁克党,后来他们都可耻地叛党了。他们还会给我不厌其烦讲述其间的幸福,可是,任何孤立的个例都不能得出生孩子比不生孩子要好。更好的生活是每个人自己定义的,与他人无关。

假如人生的丰富性与可能性足够缓解一个人对生命的焦虑,对不确定性的不安,那么他可以不用做任何那些在普通人看来“必须”要做的事情。人生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也许你觉得这些话不过是理性的僭妄与小布尔乔亚无病呻吟的矫情,那也随便。生活只有一种,那就是自己的生活,而非“他人的生活”。你自己的生命注定要结束,无须害怕,无须懦弱,无须弥漫。

——————————

上一篇:点赞的社交意义
下一篇:公司客服工作人员现场为用户讲解用支付宝缴费流程

24小时人工客服电话:0375-2830000
客户服务中心:平顶山市新华区光明路与湛河北路交叉口东100米路北